www.flickr.com
items in Muslim Cultures More in Muslim Cultures pool
图像是另一种记录

2009年7月9日星期四

“求求你们,请把你们的镜头对准枪口……”

 

[VIDEO]  AlJazeera reports in xinjiang

xinjiang-1

UR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ECvWjZXSTE

 

 

《有些迟来的和平回音》后面跟着这样一条评论:

安然风向转的很快,他不幼稚

http://www.norislam.com/bbs/viewthread.php?tid=55117&extra=&page=1

(不知为何,那位“追求正义”已修改了自己的原话……)

 

谢谢您的夸奖,我是“不幼稚”。难道凡是少数民族必是“低能”的代名词?在我面前,大汉分子傲慢的头颅昂不起来!

还是让我交代一下《有些迟来的和平回音》的出笼经过吧。昨天早上天光还未大亮,我就在惴惴不安中醒来。从Twitter上获知7日上午千名汉族群众持械上街寻仇(此事在乌市政府8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得到证实)和兵团各单位开始发枪的消息后,我开始有点慌神,然后就本能地开始了这篇博文的写作——我害怕那些儿子、丈夫、父亲已被抓走的女人们吃亏,我也不愿看到其他人的血再为仇恨而流,我不能再顾及自己的尊严,必须放下架子,为和平说点“软话”。其实远不仅如此而已,我甚至涎着脸在Twitter上给那些正在乌市街头采访的西方记者发消息:“求求你们,请把你们的镜头对准枪口……”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4

                               “汉族群众”也不弱!

clip_image006

clip_image008

clip_image010

我要顶着骂名为那个自身失语、毫无话语权的民族说话——这已成我摆脱不掉的“心魔”。

不知道那些试图激怒我的人到底了解我多少?有人曾以我的文字有别于其他的回族人为由,信口雌黄“我非回族”。可我的“圣战”生涯,直可追溯到小学时跟那些骂我祖先是“猪”的小朋友进行的搏斗。如今,我已看淡了几分民族的身份,血脉不是人品的保障,就如伊斯兰的先知所言,阿拉伯人并不比非阿拉伯人优越,白人也并不比黑人优越。文化沦落、认同涣散的回族之中也并非全是好人……我就曾激愤地说过一句:“我是回族,但不是回奸!”

种族分子常常在别人面前挥舞屠刀,他们相信权力是站在自己这边,所以肆无忌惮地用死胁迫、恐吓、戏弄弱者,可死在我看来,有时是一种荣光!前些年,我就写过一首名为《春风斩》的诗,今天仍可作“遗言”:

 

用寒冷冲击

用恐惧冲击

我健硕的肉体

冲击我的灵魂

我不喜欢洛尔加*

虽然他的诗柔美浪漫

可他不该在枪响前告白

我更喜欢这样的诗句

将头临白刃

犹如斩春风

面对灵魂

刀剑无用

何况殉难是一种个体无法独创的荣光□

 

我不是西班牙那位有些病态美的诗人洛尔加,我的祖先是来自西域、骁勇善战的“探马赤军”,我是倔强的、宁折不弯的老回回的种!更兼从小就熟知的“士可杀,不可辱”!我将尽量让自己体面的殉道,而不落萨达姆那样荒唐而悲凉的下场。

昨天,家门口出现了一辆车牌号O字打头的越野车和一些陌生人……我也很荣幸地得到了“老大哥”的垂青?作为一名回族知识分子,作为一个以文化批评促进社会改良为生平理想的人,我会自觉地将自己的言论与实践统一起来,必要时用自我的牺牲浇灌这个犬儒且虚无的时代早已萎缩的良知。虽然我不是那种主张暴力革命的十二月党人,但也不是束手就擒的犹太书生巴别尔。我可以代别人求饶,但不会为自己这样做。

请让我像战士一样死去。

 

Technorati 标签:

8 条评论:

匿名 说...

看了你的文字,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请问你对维吾尔人杀害非维吾尔人平民的行为怎么看?假如示威的维吾尔老大妈的儿子真的是一个杀害非维吾尔人平民的凶手,你又将如何看待?——一个乌鲁木齐人,非汉族。

匿名 说...

维族暴民砍杀了一百多个汉人,汉族人有愤怒想报复不是很可以理解么?!
关键是,一,维族暴民是少数的;二,发怒的汉族群众是自发行为,这种行文并未酿成任何后果,因为大量兵力警力已经维持了秩序。

别盲目自怜了我的少数民族朋友,要不你看看老外写得新闻?:https://docs.google.com/View?id=ddc5h4m5_84hsgc87fq

Woeser 说...

你好吗???

真回安然 说...

唯色姐姐

我们都是笼中的鸟,无所谓好坏。傍晚,想起伊力哈木被捕的事情,哭了一场,不止为他一人而哭,为所有少数民族的灵魂哭泣……

我不怕肉体上被消灭,只怕我们的民族将在这场大劫难中被那些狠心的人彻底遮蔽、异化。今天上午跑到一家文化公司,希望自费印制一批《安然诗选》,被婉拒了……

中午去寺里礼拜,星期五是穆斯林集体礼拜真主的主麻日,听说乌市又驱散了一批“聚集的维族人”,不知是否是误会,民族矛盾大都是这样的文化误读造成的……

主啊,我是伊斯玛义,我愿意把自己献为“古尔巴尼的羊”!

Woeser 说...

安然,请看信箱,给你发了两封信。。。等你的回信!!!

Hug 说...

安然,您好!
看到你文章,觉得是你用心写的。说实话我也同情这些抗议的妇女,但是,她们的丈夫或者儿子有没有犯法,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不能因为心软而释放犯罪的人,这样是对死去的人受伤的人的不尊重,也会变相鼓励下一次的暴力行为。
当然,对于汉族人的报复行为,我也是持批判态度。

匿名 说...

你们这些垃圾,那些死去的人的照片为什么就不放一张?? 选择性失明?

吃里扒外的垃圾! 滚回你的阿拉伯去,滚回你的波斯去,滚回你的中亚去!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哪里来的!

平等与正义 说...

Hug说得没错

就因为您和一些人的这种态度,我接触过的反共的网友中绝大多数人,都像反感中共一样反感你们了

你当然可以不在乎他们,问题是这些人完全有可能变成了解民族问题现状、支持真正自治或独立的人。 我最早就是爱党好少年,后来开始反党反共,但那时我仍然不知道民族问题是这样的,我以为其他民族除了和汉族一样没有民主之外,再没其他问题了,再往后,我了解更多之后,就开始理解和在内心支持你们。

可是你们现在这些言论,我看了都不痛快,其他人以后还可能像我一样试着了解你们的苦难吗?

你当然可以继续昂着你的头,不在乎我们。问题是就算奇迹发生,独立成功了,你也不能搬到火星吧?你还是得和我们做邻居吧?到时候你面对的就是一个仇恨你们的邻居,而这仇恨里就有您的一份功劳!

你的心爱着维族,行为却在害着维族,痛快了你自己的嘴,也痛快了中共的心(你们的言论短时间内极大地增强了中共的凝聚力。独裁者可是最喜欢民族主义了,这是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