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items in Muslim Cultures More in Muslim Cultures pool
图像是另一种记录

2009年3月26日星期四

未完成的束海达依

在目睹2008年岁末的那场骤然爆发的战争时,身为男儿的我像“思妇”一样泪如雨下,一遍遍听着罗大佑吟唱《乡愁四韵》,“……血一样的海棠红,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那被念作故土的阿拉伯也正在烧痛中,是今日的亚细亚孤儿。手无寸铁的异乡人只有为他们鼓与呼,试图用最炽的真情、最微弱的声音温暖那个巴勒斯坦的冬天。我希望抵抗者都能成为殉道者,而不是电视里一脸阴霾的中东问题专家预言中的失败者。

有痛感的文字像是心头的血慢慢地渗出,直到以色列在世界舆论和伊斯兰抵抗组织的坚决抵抗下选择撤军,也未能完成。请原谅,它是一片未及寄出的海棠红,那是一片来自北中国的无法释怀的念想。


未完成的束海达依

安然


伊斯玛义的子孙

再退后一步

就陷入了最后的愁乡

再后退一步

就扯断了大陆的衣带


那些阿拉伯的花蕊

小小年纪

就被失败的季风催熟

文明的午夜

父兄的灵前

一代代花季静静销魂


沸血已经烧痛

苟活的人生

思妇的泪雨


像阿拉法特那样凝成壮志未酬的碧血

像萨达姆那般留下硬汉也有的迷失

再见了

伊斯兰的战士

折断了

闪亮的银色弯刀


作于2008岁末加沙战火纷飞时

修改于2009初春

2-2

【注】“束海达依”是阿拉伯名词الشهداء的音译,意为“殉教者们”、“烈士们”,也是回民口中常常提及的“舍希德”的复数形式。

Technorati 标签:

11 条评论:

kun 说...

selam
安然兄

“文明的午夜

父兄的灵前

一代代花季静静销魂”
我觉得“父兄的墓前”可能会更恰当一点,“灵”难免会使人想到灵堂,而我们穆斯林……

匿名 说...

selam

“我的血缘在西亚,我不喜欢炎黄子孙这个狭隘的词。”

(张承志《无援的思想》)

路人二 说...

如此排斥汉文,在意文化的纯洁性,干脆别说汉语,请kun先从自身做起,改说阿拉伯语,而不是忙着去扣回族诗人的字眼。期待奥~

真回安然 说...

"多义是诗歌的美德"

“灵”可以解释作“灵堂”,引申为墓园;也可以解释作“英灵”,有灵魂之义。

回族人写作首先依托的是中华文化的底蕴,反抗是无谓的。我们应让自己的文化借由汉语言表达出来,它只是思想的载体。这样其实也是在丰富汉语言,就如同张承志的文学所具有的那种价值。

匿名 说...

色兰:和着血泪的声音绝对虚假不了,只是未能唤醒枕着烈士尸骨酣睡的良心,其实良心早已死去!哲人:当一个民族的男人流泪的时候,这个民族开始走向胜利!祈求安拉让我们同楼主一道挥洒泪水。

匿名 说...

原来是您的阿拉伯故土?那么有爱心回去做殉道者好了,到这那万恶的汉语码什么字呢?美国人打死的您东突厥祖国的汉子们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所以您回去也不是什么先例!别那么没勇气!我不反对你爱你祖国,但别tmd拿别人的尸体到这里来宣扬自己的勇气。
如果尸体就是爱国的话,您的同胞就不会叫犹太人打成那个样子了?对了,您阿拉伯祖国有个联盟唉~叫什么?阿盟?好像几十个国家也没打过人以色列吧?
要强大,要不挨打,我建议您们先放下古兰经,从耐心的学习自己的敌人开始做起,别到这里无病呻吟。

真回安然 说...

这位大汉愤青甚至没搞懂阿拉伯和突厥之间的区别与联系,就在这里大放厥词,只会让人笑话。

我没有什么勇气,您高看我了。正因为没有格外的勇气,我才会来纪念那些有勇气敢于承担的人,无论他生在什么地方,他的高贵之处是有着为人的勇气。而不像一些专制国家的奴民,自己就身处底层,合法合理的权益每天都受损害,却长着一颗装满统治阶级意识的脑袋,只会到处搜寻更弱的人或群体隔空宣泄一下可怜的淫威。据说这样弱智的东西在中国很多!

阿拉伯人现在是让一向势利的中国人瞧不起,但他们的坚持赢得了对手的敬意,美国总统奥巴马面对沙特老国王的一躬,同样矮小的中国领导人是无福消受的。

匿名 说...

是啊,说起某些专制国家,最昭著的就是某个被您称之为勇敢承担责任的哈马斯制下的巴勒斯坦。身体还没有长开的少年去堵坦克的枪眼。领导人和他的七八个老婆躲在别墅里号召圣战。
至于阿拉伯和突厥,我清楚的很。只是某些叫嚣东突厥的人搞不懂自己身体里的血脉。身处底层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你任意抓一个人来都称的上是身处底层。而您这样的回族诗人,佼佼者,人上人,那是人中龙凤,跟我们草民的视点是不一样。
我无意与吵架,只是想说一点,既然你认知一个地方为祖国,就多做点实在的事情,远隔千里颂扬勇气的行为,更像个客人。我不是愤青,之前说话是过火了点,在此仅先道歉。
我有很多朋友也是回族人。希望我对面坐着的也尚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回族人,而不是一个阿拉伯人。
如果你对自己的认知是阿拉伯人,那么也无可厚非。不过我是觉得,若以那里为故土,那您坐的位置不该是这里,您说的话,也不该是这样。
不赞同你关于奥巴马鞠躬的观点。
若为一国领袖,被谁尊敬皆是微末小事。个人的尊严,从来不能代替民族的尊严。而作为一国首脑,国度的平衡程度和民众的生活水准(包括精神生活),才应是衡量其价值的唯一标准。

真回安然 说...

我没听说哪个巴勒斯坦少年去堵坦克的枪眼,2米多高的炮塔,他们够得着吗?以色列的士兵也不会让巴勒斯坦平民那么靠近。估计您是听舍身炸碉堡、堵机枪眼的中国故事太多了,脑筋不转弯地编了这么个瞎话出来。

另外,哈马斯只控制着面积相当于北京市海淀区那么大小的加沙地带,而不是整个巴勒斯坦国(如果那样,阿巴斯主席岂不失业了?),他们的领导层即使有人多妻,最多也就娶上四房,那是为穆斯林的婚姻制度所限的,你以为是中国大款包二奶啊,想包多少包多少?!

您说自己不是来吵架的,那您来干什么?关心我的个人问题?谢谢,多余!

希望五毛党的同志下次摸黑别人时,要多点专业精神,少点娱乐风格:)

Chamcham 说...

匿名 说“是啊,说起某些专希望我对面坐着的也尚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回族人,而不是一个阿拉伯人。”
----------------------
这句话本身就有问题,难道回族人的群体,还分可以交流与不可以交流的区别?难道阿拉伯人就不能和我们汉人交流了吗?
民族认同本是个人自由选择的权利,在愤愤的眼里,倒像是变成了“文革式的政治立场”这种骇人听闻的高度,生怕站错了队?!

真回安然 说...

楼上朋友在说公道的话、人道的话,谢谢!

我认为是人就可以相互交流,但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是困难的,完全认同更不可能。

但不能把分歧变成一场党同伐异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