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items in Muslim Cultures More in Muslim Cultures pool
图像是另一种记录

2009年4月20日星期一

在穆斯林论坛回应对《少数派的言论》一文的责难

我写及四川,只是因为想到汶川地震一周年纪念,作为民间的写作者,我应有所表达。绝无对死者或生者的不敬。地震当日,我也是为四川落过泪、写过哀诗的人(见《心火》),请不要对我的人性妄加菲薄。相反,某些一切从政治出发的人希望我们在“盛世”之迷中忘记那场灾难、忘记千千万万的遇难者倒是不人道的。

天谴之说并非我自己面壁而构,地震发生后,即有学者希望中国人(当然也包括四川人)做此精神层面的反思。

至于四川的真相问题,我承认自己从未实地调查过,但评论的写作也并非需要事必躬亲地调查过后才能下笔,如果那样,还要收集有正义感的媒体报道、草根族在网络上的爆料干什么,这已经是一个资讯一日千里的时代了!可让我等疑惑的是那些有志于进行真相调查的人,却也不受欢迎,遇到了来自地震灾区地方势力各种名义、说辞、做法的文武齐上阵式的阻挠,比如对在地震中垮塌的中小学校舍“豆腐渣”问题的调查,比如艾未未等人为详细查明、记录地震中遇难学生名单却进了局子。有人为此慨叹中国的现实道:“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文中那位乡老提到的三件丑事都是我以前就听不少人谈论过的,难道这么多中国人都是在说谎?他们有无必要远隔千山万水故意中伤、陷害与自己毫无利益冲突的四川同胞?!

在我的博客上附有一张摄影记者拍摄到的在路边做生意的四川姑娘的照片,因为考虑到敏感性,在转帖到穆斯林网站时,我做了删除。至于以胎儿进补的照片,恶心的度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承受能力,我没有公开贴出来。

其实,你并不否认卖淫、赌博等丑恶现象在某些地区的泛滥,只是觉得这伤了自己四川人的自尊。但我要说的是,得到自尊不是靠着隐瞒、欺骗——“用更大的谎言来掩盖上一个谎言”——来实现的,也无法靠某些当权者的“文字狱”手段——“消声”——达到目的,而是真正凭着爱人之心、凭着社会的良心去做这些中国困境的变革。那是对死于天灾也是死于人世罪孽者的最大告慰。 愿他们在天有灵。

另,文章写出来,我就准备应对挑战,没有必要跟我说“对不起”。

谢谢您的追问让我可以更清楚地阐述自己的意思。

附“热心”人士的责难——

##CONTINUE##

Pha.sj:

对不起。文章首句,“四川的卖淫、赌博和以吃胎儿进补的丑事”,且不说这句话通不通了,意思大家都能够明白,看作者接着也是表示同意,说四川的小姐如何,麻将如何,中国人的嘴又如何(没好意思点四川人的名,但中国人也将四川人包含其中),并总结为“这些都是尽人皆知的笑谈”,俨然将首句所述情况坐实了。
作为一个不算见多识广的四川人,不得不路见不平,站出来说句话,我对前两项还偶有耳闻,但最后一项“吃胎儿进补”与四川人联系起来实在是闻所未闻,如果属实,请给出让人信服的依据。
即便是前两项,也不过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吧?我还听说过,东北的小姐也比较有名气,而在山东农村,也有打麻将娱乐的活动。但是我不清楚全国的嫖界、赌界的情况,所以我不会把道听途说的这些零碎事情写到文章中,更不会去随声附和,以示材料生动,以示平易,以示幽默。自己都没把握的事情,拿来说什么呢。
并且,从所谓四川笑谈过渡到作者真正要谈论的“不高兴”的主题,实在牵强,这是过渡句——
“这些都是尽人皆知的笑谈,但若笑也只能是汉人间半酣半醒时说笑,独洋人及少数民族不可与论,否则,便有“不高兴”之事发生焉。”
这一句,不显得牵强吗?
既然对四川的调侃与后文、与文章的主题毫无关系,而所调侃的内容又并不确凿,那么只能认为是一处奇怪的败笔了,只能显示出作者的不够严谨,或者说无聊。


事发地点:http://bbs.2muslim.com/viewthread.php?tid=98427&extra=page%3D1

4 条评论:

总是不明真相 说...

不能正说,也不能戏说,是不是只有不说,才会让那些人满意?

真回安然 说...

谢谢楼上朋友的点拨。

他们进行过恫吓,也试过收买,但我依然是我。

口合尰尰(miloservic) 说...

老夫对支国人这种所谓的‘热心指点’早就不耐烦了。

指点者,半数乃孔乙己之辈,‘茴香豆的茴字本有四种写法’,专门挑你错别字啦,病句啦,用词啦,语气啦之流

另半数者,估计还没从文革中活出来,别有用心啦,民/运啦,网特啦,印尼籍小日本鬼子啦,死回子啦,死维子啦...

有什么意义?这就是支国人的病态,眼里总瞅着别人的不是,却看不到自己的丑陋。

遇到这种,老夫一般都暴力对待。

真回安然 说...

遇到这种,老夫一般都暴力对待。

————————
看来只有向您学习了,他们不是要对话,只是要找茬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