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items in Muslim Cultures More in Muslim Cultures pool
图像是另一种记录

2009年2月15日星期日

伊斯兰复兴语境下的“更多民主”(Erdogan's Kurdish policy)

安然/文

一篇介绍埃尔多安政府少数民族政策的文章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新年第二期的《读书》杂志上,作为大陆市面上畅销的人文社科类知名读物能够推出这样一篇文章,反映了中国知识精英作为一支拥有全球视野的独立力量开始在民族问题上开拓新思维。

clip_image002

(身着传统民族服饰的库尔德人)

通读完全文,我的目光逐渐落定在这篇文章的题目——《被承认的问题》中的“承认”二字之上,若有所悟、若有所感,也对这么多年中始终徘徊在新闻报道里的库尔德问题有了一次近距离的切肤接触。当一群具有独特文化传统与族群意识的人长期不被“承认”为一个民族的时候,他们内心的复杂情感,我个人是能感同身受的,因为时至今日,“回族”一词仍就备受争议,这不仅由于回族历史与现实的晦暗不明、变动未卜,也源于主流群体不解与不安的侧目。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就不被承认为一个民族,土耳其官方将他们定义为“山地突厥人”——一群被认为是“忘记了自己最初种族起源”的人。为了让库尔德人丧失民族认同,官方压缩库尔德语的使用空间,并将土耳其官方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树立为惟一正确的声音,不遗余力地打压不同的声音,这些极权主义的通病,我们并不陌生。但镇压没有抹平文化间的差异,反而将其升级成民族间的对立冲突,即使在1999年库尔德工人党总书记奥贾兰戏剧性被捕之后,已经持续了十五年的武装冲突也并未如人所愿的树倒猢狲散,库尔德工人党倒是凭借美国对伊拉克的两次海湾战争,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斯坦形成的权力真空地带建立了游击战的基地,库尔德问题变成了当初踌躇满志的黩武主义者无法摆脱的噩梦。当人们试图忽略,试图遗忘,实现所谓的“大同”时,他们用持续的痛苦抵抗嘲讽了强制 “大同梦想”的天真与伪善。

clip_image004

(表现库尔德人受到迫害的宣传画)

##CONTINUE##

而有着伊斯兰复兴主义者与突厥人双重身份的埃尔多安选择了“承认”不同,他承认库尔德人的民族地位,并解释说,除是公民之外,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其他的亚身份,没有人应该因为他们的亚身份而受到攻击。他说:“一个库尔德人可以说:‘我是库尔德人。’”埃尔多安所在的具有伊斯兰复兴主义背景的政党“正义与发展党”推动土耳其大国民议会通过法案,解除在公共领域对库尔德语言的限制,并加大对库尔德地区的财政倾斜,以改善那里的就业和教育状况。在我看来,埃尔多安的民族理念更接近西方的自由主义民族理论,2005年8月12日,他在土耳其东南部库尔德人聚居的重镇迪亚巴克尔面向库尔德人讲演时使用的语言更加显露出早就储积在他身上的自由主义气质,他说:

迪亚巴克尔这个城市的重要性丝毫不逊于安卡拉、艾尔祖鲁姆、科尼亚和伊斯坦布尔。你们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一点。每个国家都会犯一些错误。作为一个大国,土耳其正在不断纠正自身错误的过程中前进。一个伟大的国家不应该忽视自己在过去所犯下的错误。一个伟大的民族和国家,应该以更坚强的意志直面自己的错误。这正是我们的政府所坚信的。

……

当我过去曾经因为引用了一首诗而被投入监狱的时候,我就坚信,我已经向人民传达了一个信息。我那时曾说:‘我并没有对我的国家感到不安或者气愤。这个国家和这面旗帜都是我们自己的。而纠正诸如此类错误的一天终将到来。’

……

那些不懂得尊重思想的人,是不配讨论言论自由的。那些不能容忍自由的人也毫无资格谈论自由。这一类人和团体注定要消亡。

在对自由的理解上,埃尔多安远超过了自己那些坚持世俗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西化政敌。当这些政敌在法院中的盟友试图以破坏了世俗主义的宪法为由取缔“正义与发展党”时,埃尔多安们不仅得到了土耳其中下阶层平民的支持,而且引人注目的得到了库尔德人的支持,库尔德人也起来对那场因允许女大学生佩戴伊斯兰头巾而引发的违宪案说“不”!

同时,库尔德人也用选票说话。

《被承认的问题》一文的作者昝涛写道:

进一步分析正发党的选情,不难发现,支持该党的选民主要来自两个群体,一是安纳托利亚的平民,他们有较强的宗教诉求;二是土耳其东南地区的库尔德人——据统计,土耳其东部有54%的选民投票给了正发党。

……

这向凯末尔主义者和广大土耳其人民传达了一个很微妙的信息:埃尔多安政府的库尔德政策是比较成功的,在一定程度上赢得了库尔德族群的民心。

这与世人对伊斯兰复兴主义者的中世纪想象是不是相去甚远呢?如不是受到自以为“欧化”的凯末尔主义者的掣肘,以埃尔多安为代表的土耳其伊斯兰复兴主义者将会在库尔德少数民族问题上有更多改革尝试,因为他们相信,为了根治库尔德问题和库尔德工人党的恐怖主义,土耳其需要“更多的民主”。

Technorati 标签: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