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items in Muslim Cultures More in Muslim Cultures pool
图像是另一种记录

2009年1月7日星期三

自制视频 声援苦难中的巴勒斯坦人民!

 

视频名: 《悲伤的巴勒斯坦蒙面人》

制作者:真回安然

日期:2009.1.6

直播地址1:http://www.youtube.com/watch?v=gtqh7R2EhZU

 

Technorati 标签:

7 条评论:

阿提拉 说...

先生
鄙人以為,脫離暴政的獨立本是光輝的道路,其光輝來自于獨立所帶來的自由和選票。然則現在的貴教教眾卻很像當年的馬教教眾。民族主義維護下的很可能是永恒的暴力、及個別民族精英的野心、即使成功到來,幾乎很可能接踵而來的是發自本民族內部的壓迫和苦難。

甘地的道路在面對共匪之流的時候是必敗的,必致坦克和子彈的。但是你們面對的多是民主的以色列和美國。最好的表達穆斯林的愿望的不是人體炸彈和匪國產出的劣質火箭。因為那樣作為之后你這樣的辯護的聲音永遠不能夠響亮。時代需要的是你們切實做給世界看的和平,當你們的青年也可以——我是說可以改祈禱上帝、你們的成年人有權利像罵美國一樣罵自己的領袖的那一天。獨立和自由就來了
不管是上帝還是真主,我想,真神熱愛每一個人。東土耳其和巴勒斯坦,或多或少的,在控訴之外,需要轉變

一個生在臺灣的基督徒敬上

哈种种(miloservic) 说...

老夫斗胆谈谈自己的看法。
以色列也罢,美国也罢,都是民主国家这没错。但并非说民主国家做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尤其在对外政策方面。
美国也曾打过红棍战争,屠杀过百万印第安人。以色列就更没有退路。
巴以分治条案出台之时,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英法美苏都是排犹国家,排犹国家为何到了47年大发善心要给犹太人建国?这岂不是另一种排犹手段?而当时的那纸合约并无考虑阿拉伯人的利益,因此阿拉伯人必然觉得受到侵犯。
因此,巴以的冲突,对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来讲其实都是没有退路之举。是所以为何这场战争一打就是半个世纪。

当然,其中民族主义盛行而被各方政治力量所左右,这几乎是难免的。巴勒斯坦一直以来就称不上是一个国家,连政府都没有。这样的一个民族先是被“国际公约”所驱逐,要担负欧洲迫害犹太人的代价,如今又要担负阿拉伯联盟与以色列的战争所带来的代价。几百万人居住在区区几个难民营里,绝大部分人生活都要靠联合国每年救济,如此,生存堪忧,何以民主?

与之相似的车臣,一个民族可以被斯大林赶到哈萨克斯坦,又被赫鲁晓夫迁回高加索。短短几十年间,聚居地变了几次。如此居无定所食不果腹,又哪来的精英力量来引到民主进程?
再拿车臣做个例子,车臣人当年也不想跟俄国人打仗,但弱小民族被各方势力所挟持,做了人肉盾牌的又岂止是几个“黑寡妇”?简直可以说是整个车臣民族。

中东一地注定是各种力量较力的战场,巴勒斯坦人也注定要在夹缝中求生存。可以说非暴力的反抗行为也一直存在,但效果如何?总不能一代代人都窝在难民营里等漫长的政治谈判结果吧。

另外,每个时代的情况也不一样。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国际形象大衰,很大程度上也是全球化使然。一个人肉炸弹可以被媒体放大到全球视野,这样一来,恐怖主义有了更好的激励。而“反恐”一方则可以获得更多的支持……


至于“接踵而來的是發自本民族內部的壓迫和苦難”,那简直是一定的。纵观世界历史,鲜有平和的过渡期。

哈种种(miloservic) 说...

老夫绝少去谴责什么恐怖活动。
这种谴责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叶障目苍白无力的。就比如车臣战争时,都谴责什么学校事件,但又有几个人看到过俄军的高射机关枪削平一座山头的镜头?

阿提拉 说...

老哈所言不錯

穆斯林們在集權國家受到的苦難和被強權所驅逐造成的苦難與猶太人不相上下,有些時候確不能用純理性的思考。
我也認定,在中國之流搞絕世和靜坐是招坦克的,莫如直接用rpg打坦克更好(或者還有什么良性道路,但絕對不要甘地法)
可是面對歐美和已經文明了的猶太人,鄙人還確實幼稚的以為,游行和申訴就夠了,時間上也絕對更有利,不然,和以色列、美帝大搞百換一的戰斗,不得人心又不得實益……何必呢
另外……鄙人也看過些俄國在阿富汗用氰化物污染水源的照片,可是比較現代的那些國家的那些現代的做法,于此差別已然甚大,窮究于此,鄙臺灣百年前還都是獵頭生番嘛……

哈种种(miloservic) 说...

非暴力的游行,申诉当然是大家乐见的抗议方式,这决然不是什么“幼稚”。

但世事毕竟是因地而异。就比如支国,仁人志士辈出,为独立,民主等血流成河。然而仁人志士们的热血浇不醒一代又一代的愚民,更冲不走残暴的独才者。

俗话说,强奸一次是犯罪,强奸60年就是合法夫妻了。这不正是今日支国之写照?孔孟的信徒在短短的2,3代人时间里就被彻底共产化了。难道这不是当初的“绥靖”所造成的恶果?

(65-1)时期,学生已经包围了某机关,倘若不是绝食,抗议而是一阵杀进去,今日哪有支国污染全世界的事?

因此,我的愚见,历史安排个每个民族的机遇不同,每个民族要选择的独立自主的方式也不一样。

宣扬爱与和平,远不如仇恨煽动来的快-更何况谁都想法战争横财。

阿提拉 说...

老哈 其余鄙人認同 但是五月三十五號事件我的看法是縱然老趙來個振臂一呼,也一樣完蛋
試想他們雖然也值得尊敬,可是……那下跪自愿得緊啊,更何況還沒哪個出來阻止他們下跪的,能不失敗?
血卡的那些人“殺得好”還比比皆是嘞,按您的“殺進去”那么段政府就可以理直氣壯的云:暴徒

哈种种(miloservic) 说...

Students们毕竟是幼稚。
读一读他们国家的历史,哪回不是统治者把为民请愿的领袖千刀万剐先,而后装模作样做点顺应民意的“改革”?
何故多此一举?因为他们要维持自己伟光正的形象。
对于当时的students们,绥靖是必死,暴行还有一线生机,既然罗马尼亚人能有7日革命,把某机关围的严严实实的中国人在PLA进京之前也一样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