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items in Muslim Cultures More in Muslim Cultures pool
图像是另一种记录

2008年3月26日星期三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在伊斯兰论坛上的一篇发言)


很感谢一位来访者转帖了维基百科上关于“沙文主义”一词的部分解释,大多数大陆人士无法访问那个规模庞大的知识库,因为包括那位来访者在内的部分人反对让大多数人知道一些“负面”信息。既然那位来访者提出了质疑,我也就有机会讲出我对民族主义问题的一些肤浅思考。我所指的“大汉沙文主义”,其实就是已暗中提升为中国主流意识形态的官方民族主义,它极力恢复历史上的汉族传统,鼓动汉人的民族情绪,以此获得继续统治的合法性和维护其既得利益。

官方民族主义表现在政策与话语两个方面。

近年来各地对汉族祖先、先贤的祭奠已经发展到利用国帑进行国家公祭这种无以复加的程度,将“中秋、清明”等汉族节日设立为国家假日,在使用本民族语言的非汉民族中强力推行“双语教育”,就是这一民族主义政策在行政层面较为明显的力证,至于那些隐含在社会方方面面的诸如就业、文化传播上的不公正、不平等因素就不胜枚举。

由于官方民族主义掌握官方媒体资源,它也就掌握相当一部分话语权,但随着互联网这一新兴媒体的出现,对于话语权的垄断越来越不容易。那些和官方民族主义不和谐的理性思考开始借由互联网浮出水面,双方的交锋也日益激烈和多元化。然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让人难以理解,虽然中国上至宪法下至各种法律法规都明令禁止“煽动民族仇恨、煽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但凡是汉人攻击、谩骂其他民族的此类“有害信息”,都可以在网络上大行其道、众声狂欢,只要异见人士、少数民族的反击声音一旦被发现,就遭到从思想到肉体的彻底封杀,有人称之为现代的网络文字狱。在刻意扶持下,中国的互联网形成了极其张扬、狂热的爱国愤青文化,在国家至上的原则下,横扫一切不同的声音,这种现象遭到世界舆论的侧目。

举一个最近的例子,我写的那首《为了自由怀念》,表达了我作为少数民族成员对另一少数民族文化可能消逝的忧虑,也是我基于人类情感对于弱者的一种声援。可这样一首小诗的命运可谓多舛,我先后将它张贴到豆瓣小组、天涯社区、中国穆斯林网、中国伊斯兰在线,但前三个网站很快将其删除,未将其删除的中国伊斯兰在线也被停网两天,以儆效尤!而314事件后,关注西藏问题的帖子在中国的互联网上铺天盖地,一边倒地谴责藏民闹事,指责藏民忘恩负义者有之,支持强硬打压者有之,丑化藏文化者有之,埋怨对少数民族优待过多者也有之,其中不乏愤激粗鲁的言辞,可不见有人删除有人停网,打压只针对异己、异见。如果千载之下,中国的政治思维仍停留在“顺己者昌逆己者亡”的古老咒怨上,那么,强大起来的中国,也非这个世界之福!有人将奥运杂音的出现归结为别人担心中国的崛起,我们为什么不逆向思考一下人家到底担心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在崛起,我们是否给别人留下了恃强凌弱的口实?!

回到“沙文主义”的定义上,维基百科对此有一条最简明的说法,而那位来访者却没有给我们出示:“沙文主义者一般都是过于对自己所在的国家、团体、民族感到骄傲,因此看不起其他的国家、民族和团体,是一种有偏见的情绪。”我看一部分汉族人就是对自己的民族、国家过于感到骄傲了,因此看不起其他民族,以为别人都是自己天朝上国的弱小附庸。那位来访者认为汉族和汉文化是“属于‘逼急了’才拼命的防守反击型”,这是大汉沙文主义中毒者偷换概念的一贯方式,将加害者装扮成受害人,并且劫持了“汉族和汉文化”,以所有人的代言人的身份下结论。形式上的民族优待政策掩盖不了长期的压迫与汉化,这样一种强硬的民族政策已经逼出了疆-独、藏-独,凭借暴力恐怖与军事力量进行征服正是沙文主义的本质。我对汉族和汉文化没有偏见,相反我喜爱汉文化,在我的文化谱系里这种文化占据着相当部分,但我也有一种被逼急了的感觉,新闻报道济南的趵突泉公园就要“扩张”了,而它的西邻就是回民小区,那是我的祖先们世居六百年之地,他们也许是有据可考的济南城的最早居民。面对着消亡,我也正日益焦虑,痛感临身了。

原帖地址:http://www.islamcn.net/bbs/viewthread.php?tid=34792&extra=page%3D1

5 条评论: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说...

楼主真够大胆的,这你也敢发到天涯那里,虽然天涯比较自由,但是也不代表ZF就会容忍它公然指责自己既定的政策,尤其还是这么敏感的问题。你的这个网站是加密的吧,现在稍微牵扯一点敏感问题的网站都搞加密了。废话少说,我对民族问题不太了解,虽然报纸上一直都在披露所谓真相,但我知道媒体是可以操纵的,尤其是在一党专政的国度。所以我只能说我不了解所谓民族压迫究竟存不存在。但不少少数民族在被边缘化,我的确切身感到,即使是CCTV也有报道过少数民族感到被汉化的落寞。

对你所说的强制通行双语,我觉得这个是必须的,如果你我语言都不通,我们怎么搞团结搞交流,一个国家的人学习共通语是最起码的。加拿大被誉为自由国度,其中魁北克省的人是说法语的,但他们也要学习英语。如果一个国家的人语言都不通,势必产生隔阂和分裂。汉族是最大的民族,所以把汉语作为共通语是最简捷的方法,总不能用蒙文和藏文做共通语吧。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你去其他国家做下考察就知道,不论哪个国家都有法定语言作为共通语,这点上没必要指责中共。如果说刻意加大汉语比重,忽视民族语,那还有话可说

说...

至于把汉族节日提升为国家假日,这个你可以理解为为了保护汉族正在逐渐流失的文化传统。举行国家公祭,你指的是祭奠炎黄么,在少数民族看来可能会有点可笑,但也是为了保持文化传统,如果你在这点上也要计较就和那些民族分裂分子无异了。在日本,天皇也要为了保护各种传统竞技而定期举行某些传统活动,政府也把民族节日定为国家假日。

我们汉族正在逐渐遗忘和背弃自己的传统,很多节日孩子们都没听说过或是根本没什么感受,为了维持传统,所以才把它作为法定假日。你可能无法理解汉族这种对传统文化流失的恐惧,但我们是确实感受到的,尤其是在下一代身上,比如现在的90后,从他们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民族文化传统,感到的是所谓的非主流。这些个法定假日并不是针对少数民族,或是要同化少数民族,而仅仅是我们自身的恐惧,对自己的子孙在遗忘自己的根的恐惧。政府没有强制少数民族也要庆祝这些假日吧,只是规定了都要在这些日子休息,你可以当作额外的假期啊。

就是这些话了,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来看,虽然这个国家存在不公和偏见,但不能把任何事都看成是偏见和不公,少数民族也要理解我们汉族才行啊,即便汉族是最大的民族,也会害怕自己的文化和传统被遗忘和流失


做点修改,原来有些话不当,所以删了重发。只有我们汉族会自称炎黄子孙,特指汉族的原型华夏族,我原本的说法是胡说了,我的民族认知有些问题呢

真回安然 说...

我做了认真的回答。
http://ismaelan.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html